喵喵颜MOC

他是荣耀。


不开放转载,请让我长在我的主页里[瘫]




亲友群636547620,可以来陪我吗,爱李们



说到底,我也不是个内心强大的人。

一觉醒来发现外链没弄好,凄凄惨惨戚戚,等中秋过了重发

明天早上有车

大噶来 @颜喵喵 这里逛逛好吗!

红心蓝手意味着什么呢?

对我来说,是肯定和赞扬,不喜欢我的文章,怎么会给她心心和大拇指呢?

因此我看到新增的每一个热度都很开心,这代表看到这篇文章的人或许从里面获得了一丝欢愉,所以他们点了蓝手红心

虚假的数据有何意义,那又不是真心的肯定

九里春风渡:

一条来自 @江书衍_ 杠精和ky有多远滚多远 老师的刷热度教程 再也不用花69块钱去买热度卡了🤘🤘🤘
允许转载,动手转发造福首页
非常有用 自己手工分析整理 码住 空降tag热门全靠它!!
(挂人也要文艺的挂 谁骂孙翔我毒唯杀他妈❤️❤️❤️)

我在想

官方内部人员

是不是

都是叶黑?

窝!!!肥!!!!来!!!!!啦!!!!!


好的大概可能小天使都跑光了


啊,一上lof,又有好多太太退圈,令人心伤

叶修和月中眠打蜘蛛洞穴的时候,给月中眠取了一个小月月的昵称

可是取昵称总要有个缘由,想想之前月中眠刷屏骂叶修,不由得脑补,叶叶大概是因为这个才取得吧?

再一想联盟初期,黄少天操纵着夜雨声烦到处抢boss,肯定也找过叶修麻烦。

所以叶叶说不定会在某次和烦烦遇见的时候,撑着头,带着几分慵懒叫着他给黄少天取的外号:“哎,小天天,又来抢boss啊?”

我和我闺蜜不容易

圈子重合度等于0我们居然还能是最好的朋友……

我是喵,石锤了

【all叶】大型搞事情连文!(上篇)

猜一猜那一段是我写的

猜中开车,周叶藤蔓play

一只胖柯基:

*当当当当!经过这么久的接力,我们的大型搞事情连文终于写完啦!感谢各位太太们的努力!鼓掌!


*观看提示!!!→→→本文各种paro,各种画风,各种文风简直是山路十八弯,各种你想不到的转折,想不到的神奇走向!
我只想说……连文的这些太太们都是大猪蹄子啊!你们是魔鬼吗?!!!


*另外,这篇文相对来说还挺长的,两万五千多字。
在这里我又不得不说,刚开始的时候,每个人一百字都嫌多,写完了以后,我以为顶了天七八千字,结果居然凑到了两万多字!喵喵喵???


*最后,大家可以猜一猜,每个片段分别都是哪位太太写的呀,要是猜对了,奖励被猜中的这位太太开一辆车呀!(理直气壮!)
!正经群群内人士禁猜!猜中也没有奖励!


以下为参与连文的太太名单:


@喵喵颜⚜ @一腔野  @君九别  @鸾舞MAI 
@折花入酒  @572-巧克力  @风扬枫落叶不落  @北迢  @烟汐喵喵喵  @草莓牛奶味的十方埋伏  @山有木兮
@残花伴醉人  @九曲银河  @无端五十弦  @凰北夜 
@无夜—纯种野生沙雕  @一只胖柯基  @沧汐QwQ 
@素言  @故人  @最瘦的大萝北 
@all叶魔鬼味奶茶/妖婆落落  @竹敲风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(下篇)


  1.


  如果再给叶修一次机会,他死都不会拿着他亲爱的弟弟收拾好的行礼离家出走。


  如果他不离家出走,他就不会因为推开了家门而误入黑社会大佬的家。


  听起来“推开家门”和“误入黑社会大佬的家”没有丝毫关联——至少不存在承上启下的关系,但事实确实如此。


  他一推开家门,就进到了黑社会大佬的家。


  那个长相凶残,面色严肃的男人面不改色的穿好了衣服,同时若无其事的把床头的几个薄片和瓶子收进了抽屉里,然后才看向年幼的少年:“……你是叶修?”


  叶修沉默着,内心十分慌张:他并不知道面前这个人是怎么知道他名字的,更重要的是……    他一个未成年,面对一片狼藉的床和窗下湿漉漉的……咳咳咳,在想起刚刚男人扔进去的疑似套和润滑液的东西,就算叶修一向沉稳淡定此刻也不免慌了手脚。


  他好像,撞破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。


  2.


        孙哲平已经太久没有碰到合自己胃口的人了,他是个gay,对女人完全没有兴趣。那些人知道了自己取向,便开始时不时地塞些长相精致的男人过来,想着和他攀上关系。


  开玩笑。他孙哲平是这么简单就能攀上关系的人吗?


  只是。真的没想到,竟然会有人给自己下药啊。孙哲平想到刚才那个被自己扔出去得,打扮得宛若一只野鸡的男人,就忍不住面色铁青。他们是怎么认为自己好那一口的?看着就想吐好吗?该死。还是快些找个技术不错的鸭子,给自己解了药性。明天,他还有重要的事情。


  然后。孙哲平便看到了,那个大概是不小心推门而入的少年。


  上天助他。


  没有人知道,孙哲平其实是见过叶修的,在他的生日宴上。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少年并排坐着,他唯独就注意到了叶修。神情懒散,那对下垂眼一眨一眨,勾得他整个人躁动不已。


  他。对一个孩子。一见钟情。


  试问。喜欢得人推开了自己家的大门,还看到了自己的裸体,应该怎么办?答案。让他对自己负责。


  这么想着,孙哲平咧开嘴笑了,眉眼弯起,像是偷了腥的狐狸,让叶修的心里一阵不安。然后他开口了。“你是……叶修?”


  3.


        叶修见过这种状况,是被下了药的表现。毕竟他们这个圈子,表面上有多么富丽堂皇,背地了就有多么的腐朽糜烂。


  孙哲平走上前去,手刚搭在叶修身上,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。孙哲平皱眉,有些不爽的开口,“私事勿扰。”


  “扫黄,请配合!”


  警察一进门就郁闷了,套子扔的到处都是,还有个可爱的小男孩马上要遭遇毒手。


  “请您配合一下,和我们走一趟。”警察手按在孙哲平肩膀上,安抚的看了看叶修一眼。


  叶修立刻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,软软的开口,“叔叔,我爸爸还在等我回家吃饭啊!”十五六岁的孩子也没多大攻击力,警察很快松口,“那你先回去吧!”


  燥热孙哲平的咬牙看着叶修跑走,被警察以为恐吓未成年,拍了两下。


  他孙*独孤求败*身价上亿*哲平,哪受到这种委屈,好叶家的小公子,我记着你了。


  叶修逃跑后遇到了苏沐秋。少年眉眼如画,白衣飘飘。


  ***“我不看片!也不看gv!”叶修冷漠的看着兼职卖片的苏沐秋。


  苏沐秋似乎看到什么,拉起叶修就跑,“隔壁东城老大,韩文清来了,快跑!”


  “你确定他不是抓你?”叶修冷笑。


  “我可是守法公民!”


  “卖片的手法公民?”


  ***东城老大韩文清看见叶修的背影,这个男孩引起了我的注意!


  4.


        韩文清,这是一个传奇一般的男人。放着一个好好的京城富二代不做,报道隔壁的东城去当了个警察。接着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还有他的那一张钱包脸,征服了东城目前所有的黑帮,当上了东城警方和黑帮黑白两道上的老大。


  “韩少,刚刚那个男孩是叶家长子,叶修,现今十四岁。”现在说话的这个人,是韩文清的好友兼副手的张新杰。噢,顺带一提,张新杰的脑子可不是一般的好,他几乎是几下了富家圈子里所有人的资料。这真tm可怕。


  “叶家大少?呵,今天我们就先放过他们。走吧,新杰。”


  “好的,韩少。”
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
  另一边,叶修和苏沐秋跑了一会儿,见四周没人,便停了下来。


  “小兄弟,你......”苏沐秋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叶修无情地打断。“重申一次,我不看片,也不看gv。”


  “额......我想说的是,这个点在外面,看着也不像是什么好人,认识一下?我叫苏沐秋。”


  “......好吧,我是叶修,因为种种原因现在正在离家出走中,无家可归。这附近有没有网吧?”


  “嘿,这你就问对人了,我在网吧专职代打,外挂啥的,卖片只是个兼职,和我来吧。”


  说实话,苏沐秋看长相也是个翩翩公子,可这气质吧,为什么却是有一丝丝猥琐呢?


  “好,那就先谢谢了。”其实叶修在陌生人面前还是有点礼貌的。


  “走,我介绍一下,这就是我平常呆着的网吧,我住在网吧隔壁,还有个妹妹,基本上就是这样了。既然你是离家出走,那要不就在这网吧里先凑合着,噢,你会打游戏吗?”


  “当然了!”叶修有些不服,还从来没有人质疑过他的游戏水准,“来一局?”“好啊,玩什么?”两个十几岁的少年就这样变得有些熟悉起来。
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“哥哥?哥!起来了!”苏沐橙拍了拍苏沐秋的肩膀。“嗯?”彼时的两个人都有些睡眼朦胧,毕竟凌晨的时候两人发现了对方的实力和自己的不相上下,少年的那一股好胜心一下就起来了,一直是pk到快早上了才支持不住睡去。“哥该吃早饭了!”


  “啊?让你哥我再睡会儿。夜里和阿修pk得太累了。”要不怎么说是不打不相识呢?看这短短的几个小时,称呼就从叶修变成了阿修。


  听到这话,苏沐橙才注意到旁边的电脑前,还有一位眉清目秀的少年。“哥,这不是刚刚不见了的叶家大少爷吗?”苏沐橙来的路上就对叶家长子半夜三更离家出走的事情有所耳闻,已经有人拿着他的照片在寻找了。


  “真的?可是沐橙,阿修他昨天......”叶修在苏沐橙刚来的时候就已经醒了,此刻听到了这话倒也不方便继续装睡,他抬起头,微眯着眼睛来适应突然的光亮。


  “既然,沐秋你知道了这事,那......收留我可好?”叶修打断了苏沐秋的话。“可是阿修你为什么不回去?”


  “啊......因为我是要离家出走啊!”


  看着面前笑着的少年,苏沐秋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。[真可爱啊……]


  5.


        叶修从梦里醒来。他发觉自己是坐在手术室的门口睡着了,大概是最近太缺乏睡眠的缘故。他睁开眼,发觉手术室的红灯还没有灭。他抿一抿嘴唇,继续看着手术室的大门。


  ……为什么回忆起来像是那么久远以前的事?记忆像是蒙上了一层薄尘,叶修透过它看着从前。


  那之后他和苏沐秋简直可以称一句相依为命。苏沐橙上学,他和苏沐秋一块代打维持生活。


  生活称得上一句难。可他依然甘之如饴。至少比呆在家里好。


  他想起继母说要让他去联姻的时候的嘴脸,有点想要冷笑。然后他想起叶秋,又有点想要叹气。再后来么。叶修眯着眼,却发觉自己挤不出一点笑意来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苏沐秋死了。死在他的继母手里。


        他回到了那个牢笼一般的家,然后假意顺从联姻,却暗暗开始筹措自己的势力。他每月换着账号给苏沐橙打去钱,却不敢接近她,生怕她因为自己受到伤害。


        然后一朝事变,继母的势力被他全盘消灭。婚约废弃的那一天,他又看见了那个当年被他不小心闯进屋子的黑社会大佬。


        哦不能这么说了。他现在也属于黑社会大佬的一员了哈哈哈。叶修想笑,扯扯嘴角,却发现依然笑不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 那人把苏沐橙带到了他面前。


        苏沐橙仰起头,看着他的眼睛。她说:“我都知道了。”她说:“比起被你这样保护,我更想和你并肩作战。”


        所以并肩作战,下场是什么呢。叶修望着手术室的大门。红灯已经熄灭。苏沐橙为他挡了韩文清的一枪。


        正中心口。多讽刺啊。他选择了这一条路,本来就是为了保护自己珍视的人。他幼稚地想他曾经保护不了那现在还不能吗?


        答案是不能。


        他想保护的人,最后却反过来保护了他。叶修莫名其妙的想他现在真想咆哮一句“治不好你们都去给她陪葬”。……怎么这么傻。不论是这句话还是这个人。


        叶修又想起来当年苏沐秋的死。那是因为他。他知道的。


        本来苏沐秋不必死。他本来是无辜的。是叶修把他卷入了这场战争里来。现在苏沐橙也被他卷入了进来。连苏沐橙也要……离他而去了吗。


        叶修突然感觉到剧烈的空虚和无措感。


        手术室的大门被打开。他看到医生推着盖上了白布的抢救车走出来。“我们尽力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哦。尽力了啊。


        他又想起当年的苏沐秋。也是这样的被推出来,医生在说尽力了。他耳边却轰鸣作响,什么都听不清。现在他却听得格外清楚。


        他扯动嘴唇,低声道了一句“谢谢”。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脸,恍然发觉已经泪流满面。


  6.


        重新回到那个熟悉而充满着令人作呕的气息的家中,心中的悲伤却难以表现出来。习惯了带着面具生活,终是再也脱不下来了。可这不是早就预料到的结局吗?叶修心想。


        铲除继母的势力,他成功了,而后,他成为了黑道上的一员,从此之后,再也没办法就这样站在阳光之下了,是吧。


        早已为叶秋安排好了一条明路,叶秋虽说没有他聪明,可他不经意间留下来的线索,确实是有一点多了。但终究是没有被他所找到。


        无论怎么说,叶秋已经是他唯一的家人的,若是再保护不好,他……或许在这世间唯一的亲人,也都不见了。


        可他终究是再也无法见到叶秋了吧。


        他走他的阳关道,而我,便过我的独木桥。从此之后,虽是在一个城市,却恍若隔了千山万水,山长水阔,恕我们,不便,也不能相见了。


        但好歹,还有兴欣。


        在铲除继母势力时遇见的一个团伙,刚开始时实力较弱,但叶修制定的练习方案已经在实施,过不了多久,他们会变强了。


        嘴角牵出一个笑出来,却很快的消失在了阴影里。


        一想起他们,他又记起了沐橙。那个长发飘飘,脸上一直笑着的姑娘。那个说好要一辈子护着,苏沐秋的妹妹。


        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沐橙,若你泉下有知,你且看着,我会为你复仇的。毕竟,那个杀了苏沐秋的人,现在,不已经死了吗?


        太阳快要出来了,叶修步子走的快了一些,在太阳光亮起的那一刹那,街道上,已经空无一人了。


        兴欣酒吧里,人有些少了。太阳亮起的那一刹那,一起都仿佛被剖开,晾在阳光下,包括人心。习惯了夜生活的人,总是不适应这一点,所以,夜晚的酒吧无比热闹,可到了白天,人,寥寥无几。


         趁着这天光乍破,人逐渐稀少了起来,叶修混进人群中,一只手把他拽了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 “我说你怎么这个点才来啊?你看看,几点了!你继母倒台后我们还要生活呢,别忘了我们啊!你可得对我们负责啊!”这熟悉的声音,一看就是老板娘,陈果了。


        叶修收起他那副常年戴在,挂上了笑意,说着:“诶诶诶,我这不是回来了吗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对了,沐橙呢?”


        叶修的脸迅速的拉了下来,那一双眼睛里面,恍惚有着水雾。可他不能哭,肩上的重担,在苏沐秋死去的时候,已经卸不下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 压抑了自己的情绪,调整好自己的声音:“对不起……节哀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 陈果愣住了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好一会儿,才颤这声音说:“你……在说一遍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这些事情是常有的,走了这条路,要时时刻刻都做好准备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你就不伤心吗!!!她是你的妹妹啊!”陈果无法接受叶修就这样云淡风轻地接受了沐橙的死讯,大吼出声。


        唐柔听见这话,赶紧过来安慰陈果,带着责备地看了他一眼。


        怎么会不伤心呢?伤心到了极点,却又不能发泄出来。这可是他的妹妹啊……


        “霸图的韩文清做的,我,会复仇的。”扔下这一句话,叶修走上楼去。看来……计划得快些开始了。


        叶修走后,陈果还是哭得泣不成声,毕竟,沐橙这么好的姑娘,怎么……


        “叶修说会报仇,就一定会。”唐柔安慰陈果说,“到时,我们看着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 那间阴暗的阁楼里,传来低低的通话声:“喂,你好,是索克萨尔吗?我是君莫笑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 一通电话过后,叶修又走下阁楼,看着陈果已经调整好了情绪,在那边收拾酒店。门外,晴空万里,门内的人,心情却像是被倾盆大雨淋过一般。


        让包子他们赶快去训练,叶修最后看了一眼窗外,便拉上了窗帘。


        天,很快就要变了。


  7.


        或许这一切都是命吧。韩文清这么想着。 


        当年他遇到的那个少年,如今已是他最大的敌人。


        之前其实也算不上多大的仇恨,但是经过这次之后,叶修怕是恨死他,与他从此势不两立了。


        韩文清微微偏过头,看向身边的张新杰:“这次霸图里混进来的卧底已经全部清除了?”


        张新杰闻言推了一下眼镜,点点头:“是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 韩文清冷哼一声:“居然敢利用霸图,查到幕后主使没有?”


        张新杰将手中的资料交给韩文清:“我想是嘉世的人搞的鬼,目的是为了让我们和兴欣闹翻,霸图和兴欣是嘉世的新旧敌人,如果这两方势力打起来的话,嘉世的人便能坐收渔翁之利。”


        韩文清皱眉说道:“现在已经来不及了,这次苏沐橙的死已经让我们和叶修闹翻了,不管我们做何解释叶修最多是连嘉世一起收拾而已,霸图这些年来被我发展成警方的助力,绝不能让这些年投入的心血毁于一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如果叶修真的想要报仇的话,我们只能先动手了。”张新杰接着说。


        “不,这件事算是我的责任,如果真的有无法挽回的一天,就由我去解决,”韩文清双手紧紧攥着张新杰给的资料,“就算最后是我死了也没关系,我得保护他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张新杰叹口气,其实自己的心里不也是一样。想保护那个当年让两人满是心动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 “不过还是需要向上头汇报兴欣的事吧,毕竟国家想借由培养的霸图去敲击各方黑色和灰色势力的话,兴欣这个计划之外的难免会成为一个不稳定的炸弹。”张新杰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 韩文清闭上眼睛:“嗯,那就交给你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张新杰刚要离开,突然又停下来,有些犹豫的问:“韩队…啊韩少,其实我有一个疑问,当时你开的那枪没有瞄准苏沐橙的要害才对,又有人马上进行治疗,苏沐橙按理来说不应该死才对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 韩文清闻言转过身,面上的表情在有些昏暗的灯光下看不太清:“我也不知道,但就派过去的人说叶修当时哭的样子,应该没错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张新杰按耐下心中的疑问,虽然对于这个回答人仍有一些疑问,但是这时候他能信任的人也只有韩文清了:“我明白了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 韩文清点点头,等到张新杰离开后,眼中才有些愧疚流露出:“对不起了新杰,有些事我不能告诉你,关于苏沐橙的死和一些细节,等事情结束后我和叶修会告诉你的,毕竟我也算违背了命令,私自与人合作啊。”


  8.


        叶修行走在一条暗巷里,前方一片漆黑他却泰然自若。


        “你想救回苏沐橙吗?”


        黑暗狭小的巷子里低沉的声音回荡在耳边,叶修眯了眯眼加快了脚步。


        “真的不想吗?”黑暗中的人低笑了一声,继续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 “沐橙已经死了。兄弟我们现实点。”叶修轻笑,停下了脚步,“就算哥想,你又能怎样?”


        男人答非所问,自顾自的说着:“来玩一个游戏吗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呵呵,没兴趣。”叶修拍拍自己的风衣继续往前走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如果说这个游戏和苏沐橙有关呢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哥相信科学。而且哥接下来还有事要办,你这么说也没用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不就是为了报复霸图吗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而且,如果我说苏沐橙没死,你会怎样?”男人继续诱惑着叶修。


        “沐橙已经死了,哥劝你最好不要拿她来开玩笑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啧。阿修,我都好好和你说了你不听,那我们就强行开始游戏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叶修突然感到一阵晕眩,周围的一切在不停的被吞没,重建。


        等到不适过去,叶修坐在一个房间里,眯了眯眼看清了眼前的人。“韩文清?喻文州?”


        韩文清一如既往地板着脸看不出心思,喻文州在旁边挂着招牌笑容。


        叶修眯着眼,发现他熟识的人几乎都在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啧,你们霸图掉到我跟前,看来,哥的计划要提前了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哼,你要是有本事尽管来。”韩文清瞥了叶修一眼就移开了视线,眼神晦暗不明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好了我亲爱的玩家们,游戏,要开始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这一场大逃杀,想必会很精彩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叶修……”陈果皱着眉不安地看向叶修,叶修拍拍她的肩膀,看着霸图的方向轻笑一声:“既来之则安之呗,反正是游戏,那就玩玩吧。”


     9.


        “游戏开始了,能不能活下来就看各位了!”这一阵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,在此类情况下,显得十分空旷和恐怖!


        “你到底是谁!你带我们来这里你到底什么目的!” 陈果急了,她的害怕已经溢出言表


        “叶修,当务之急我们应该先合作离开这个游戏!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喻文州你这笑话讲的不错!合作?让我和杀了我妹妹的凶手合作?你觉得有可能吗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叶修!你先冷静点,别乱来!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很冷静啊!谁知道这场所谓的游戏是不是韩文清你搞的鬼!”


        就在对峙之时,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。


        循着声音叶修四人找到了一个门,一开门,叶修等人看到的却是一个受了伤的孙哲平在门前!


        “孙哲平?你怎么会这?”


        叶修看到门口的人时显然愣了一下,这些天他经常梦到他刚离家出走时的事情,所以对于孙哲平他还有印象,只是这么多年未见,这次一见,充满意外!

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。。。叶修?!” 孙哲平看到给他开门这个人的脸时愣了一下。


        这些年孙哲平并没有再见到过叶修,也不知道叶修早已成了和他一样的人,但孙哲平始终没能忘记叶修的样子,即使这些年,叶修成长了不少。


        随后孙哲平才看到了站在后面的韩文清。


        “韩文清!你!”孙哲平立刻咬牙切齿起来!“我倒是想问问你,你不是被我抓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呵,要不是你出阴招我会被你抓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孙哲平前辈,你还是先说一下你现在是什么情况比较好!”喻文州见气氛不对,出面调节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对,我前天莫名其妙就一阵眩晕,醒来就在这了,和我一起被送进来的还有两个兄弟,这些天我研究了下,这里有许多这样的房间,我猜,或许还有其他人被送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怎么受伤了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这些个房间就像是安全区一样,出了房间门外面有很多我们看不到的东西,他们会攻击我们,我的两个兄弟也受伤和我走散了,我也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房间!”


        “那我们不出去,就在房间里不就好了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有的房间里有物资有的没有,况且我们总得研究一下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吧!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呵,那孙哲平前辈你运气真不错,这个房间我刚刚观察过了,那边有物资,我们先帮你简单治疗一下再好好商量对策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韩文清,有些账我迟早得找你算清楚,我不怕死,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,但现在我要把陈果安全的送回去所以我不动你,但你最好清楚,等出去,我一定杀了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 韩文清没有说话,没人看得出他是什么情绪。


        这场游戏,开始了,又会有什么样的结局。这场游戏从何而来?黑衣人也还,空旷的声音也好,他们究竟有什么目的?游戏的规则真的就那么简单吗?沐橙,是不是真的,还活着?!


  10.


        “卡,收工!”随着导演声音特大的一声收工,叶修迅速放松了肩膀,还特别可爱的抖了两下。


        身边的人都还没有从戏中角色里脱身,看见叶修这样子一边冒出点诡异的感觉一边又想大呼好可爱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干嘛呢,吃盒饭了,一会儿好菜被我抢了哦。”叶修软软的笑着说,眼睛弯弯的,和剧里的角色完全不同。


        孙哲平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嘴角,也软软的,无意伸出来想舔嘴唇的舌头措不及防地舔舐在他的指腹。


        叶修让他摸了会儿,似笑非笑地盯着他:“干嘛,还没从演戏的状态出来?”


        孙哲平猛地惊醒,却也没把手移开,甚至还磨蹭了几下,迷恋的像互相是恋人一样。 “就是觉得,你都二十好几了竟然演十五岁还没什么违和感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叶修嗤笑一声,打开他的手,摇了摇头,没再说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 后方一直乖乖巧巧的苏沐橙上来挽住叶修的胳膊,另一边苏沐秋扑上来搂着叶修的肩膀,三个人黏黏腻腻说说笑笑的,像谁也插不进去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 孙哲平复杂地看了一眼,莫名其妙地和不远处的韩文清对视了一眼,又同时转开视线。


        真烦人。


        新来剧组的黄少天元气满满地和大家打了招呼,他在剧组里是新人,在叶修的生活中却不是新人。


        他蹦哒着在叶修眼前晃荡,打扰他看剧本,还一点不客气地喝完了苏沐秋给叶修定制的酸梅汤。


        “黄少天,你不是还没拍戏吗,怎么这状态和剧里的一模一样。”叶修头都没抬,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,像一整桶冰水从头淋到脚。
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嘴边的笑容瞬间僵硬,又瞬间恢复,却伸舌头舔了舔嘴唇,摸了下鼻尖。


        所有人都应该明白的,叶修对他们好不好,和喜不喜欢根本没有任何关系。


        只是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一个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发光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 每个被他照耀着的人都对他有特殊的感情,那些感情像洪水一样一下一下冲撞着心和脑子,大喊大叫着要宣泄,却又不敢宣泄。


        雨戏过后韩文清黑着脸递给他干净的毛巾,脱下外套盖在他只穿着一件被淋湿的白衬衫的身上。


        干燥而温暖的毛巾贴在脸边软软的,细毛绒弄的脸痒痒的,叶修缩着脖子蹭了蹭。


        韩文清帮他擦头发,一边擦一边还骂他,嘴上有多凶手上就有多温柔,叶修一边瘪着嘴一边享受。


        其实他什么都明白,但是他什么都不能回应,在这些感情中他其实很被动,他一边想和他们继续做真心朋友,一边警惕着他们忍不住想要脱口而出的那些时刻。


        “老韩啊,你这怎么和孙哲平一样没出戏啊,都多大了还会被角色影响。”叶修这样说着,从韩文清手里拿回了毛巾,自顾自的擦起头发来。


        韩文清知道他想说什么,也知道他在说什么,也知道他会说什么。所以他只是冷着脸,盯着叶修擦拭自己头发的背影没有说话。


        这场戏,叶修想演,那么所有人都只能陪他演下去。没人有拒绝的权利,这是他们必须做的,只有所有人都心照不宣,才有这个微妙的平衡。


        毛巾已经从干燥变得湿淋淋的了,叶修拿着它,感觉人造雨水黏黏腻腻的,粘着他的脸颊和脖子,让他喘不过气来。


  11.


        “老叶老叶,收工了我们一起去吃饭吧!”黄少天掐着叶修收工的点过来,没想到却是看到了韩文清刚刚在给叶修擦着头发。


        不过叶修把毛巾拿了回来,果然,任谁都难以得到叶修的回应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吃饭?”叶修思考了片刻,“可是我答应沐秋今天晚上和他还有沐橙一起吃饭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听到这样的回答,黄少天眼里的光有了一瞬间的黯淡,不过很快他就继续笑着说:“没事呀,大家一起来吃嘛,把孙哲平苏沐秋苏沐橙他们通通带上!”


        “这么多人呀,你请客吗?”叶修歪头,好笑的看着黄少天。


        “我请就我请啦,虽然我还算是一个新人,不过请你们吃一顿饭还是没有问题的。”黄少天笑。


        “才不要。”叶修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为什么?”瞬间,黄少天的心紧紧的揪了起来。自己,应该没有超过……朋友的界限吧?


        “我的意思是,这顿饭我来请,你负责好好吃就好。”叶修拍拍黄少天的头。“我去换衣服,老韩你和少天一起通知一下他们吧,待会我们出发。”


        说完叶修就向后和韩文清眨眨眼,走向不远处的更衣室。不久后,叶修就带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走进了叶秋手下的一家酒店。


        此时的叶修心里正想着叶秋会不会感谢自己给他刷业绩,而其他人心里想的却是待会如何自然不做作的霸占叶修旁边的位置。


        “果然啊,我早知道的,我就不应该来这里吃饭的……”苏沐橙看着眼前的景象,发自内心的感叹道。


        从刚开始极其混乱的抢座位大战,到现在争先恐后的给叶修夹菜,画面真的是不忍直视了。拜托你们,考虑一下单身女士的感受啊……


        “服务员,麻烦上一瓶酒。”喻文州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要点酒?大家不都是一杯倒吗?”叶修疑惑。


        “烘托一下气氛还是不错的。”王杰希有意解释。他想,他大概是明白喻文州的意思的,不能这么拖下去,必须要知道,叶修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好吧。”叶修看着已经端上来的酒,给大家一人一杯分好。


        像是大家都心有灵犀,一拿到酒就纷纷找机会和叶修喝酒。很快叶修就感到头昏昏沉沉的,这个酒量,真的是有些小啊。


        “真的要问吗?说实话,我并不想强迫他。”王杰希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 “我也不想强迫他,所以我只是想知道,在他心里,我们对于他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。”喻文州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 大家一直以来都小心翼翼的维护着“朋友”关系,丝毫不敢逾越,害怕一次不小心的触碰就会失去你。


        但是叶修你知道吗?像你这样的人,谁甘心只做你的朋友?

墙裂给你们安利墨者写作

超级好用了!!不收费!!还阔以手机电脑云同步!!

小黑屋也很棒,说码多少字就码多少字,码字姬的话删除的字数也要算进规定字数……

超级好用了!